真正的收藏家的层次和境界到最后靠的几乎完全是眼力。就如前文所说的,艺术投资收藏品种类太多,跨度太大,任何一个天赋再高、能力再强的名家即使穷尽一生都不可能将所有门类的收藏品都能够做到熟悉的程度。因此眼力的高和低就变得极为重要。有些收藏大家在对某藏品,尤其是不是他所熟悉或者专业的领域的藏品迅速做真伪判断的时候,靠的就是眼力。眼力实际上就是功力、是修养。

 

1

附图一




行书    
黄卷真如律     
素琴本无弦    
周退密书
周退密,原名昌枢,1914年生于浙江宁波。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早年曾任上海法商学院、大同大学教授,后在哈尔滨外国语学院、上海外国语学院长期从事外语教学工作,参与《法汉辞典》的编写工作。1988年起任上海市文史馆馆员。著有《周退密诗文集》(黄山书社出版,近100万字)、《墨池新咏》、《上海近代藏书纪事诗》(与宋路霞合著)、《退密楼诗词》、《安亭草阁词》等。
著名的收藏家、学者、书法家、诗人、文史专家,上海文史馆员、上海诗词协会顾问。号石窗,室名红豆宦,四明名宿,工诗词、擅翰墨,精碑帖,富收藏,大凡传统文人的雅嗜,他皆有造诣,郑逸梅先生曾称之为“海上寓公”。

当年有人携八大山人一幅四尺立轴给周退密先生过目,当时我在旁,退老未等画卷完全展开就说不对,不用再细看,退老不是画家,严格来说连书法家都不是,(虽然中国书法大辞典将他列为书法家)(见附图一)其实他是律师,上世纪三十年代在震旦大学(不是复旦大学,当时“复旦”远远没有“震旦”著名)法学硕士毕业,在法租界当律师,他的祖上是宁波人氏,所以他有数个闲章冠以“四明”两字(见附图二、三、四)。(现在宁波儿童公园那一带的湖,就是周家的祖产,按现在的话来说都是“无敌水景”物业)。他祖上在中国近代史上出了两个名人,一个叫“周湘云”另外一个叫“周纯卿”。

 

2

附图二




印蜕:四明周氏 (朱文)    高式熊篆刻
高式熊,1921年生,浙江鄞县人,中国著名篆刻家。中国书协会员、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上海市书协顾问、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上海民建书画院院长、棠柏印社社长[1] 。著名的书法家,金石篆刻家。其父高振霄乃晚清翰林太史、新中国上海市第一批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书法家。他幼承家学,书法得到父亲亲授,20岁时获海上名家赵叔孺、王福庵指导,擅篆刻、书法及印学鉴定,书法出规入矩,端雅大方;后又喜摹印作,对历代印谱、印人流派极有研究。其书法楷、行、篆、隶兼擅,清逸洒脱,尤以小篆最为精妙,与篆刻并称双美。还著有《西泠印社同人印传》、《高式熊印稿》等专著。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发表。

高式熊先生不仅篆刻、书法造诣精深,还是著名的印泥制作大师,曾受教于西泠印社早期社员,著名书法、篆刻家,收藏家鲁庵印泥创始人张鲁庵先生,得张先生真传。张鲁庵1962年临终前,将“鲁庵印泥49号秘方”托付给高式熊,叮嘱其务必将鲁庵印泥的制作工艺传承下去,并将此秘方捐献国家。由于种种原因,鲁庵印泥原有的其它55号配方下落不明,“鲁庵印泥49号秘方”成为鲁庵印泥唯一传世的“血脉”。经过高式熊先生多年奔走呼吁,鲁庵印泥终于被上海市政府批准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并报送“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高先生也随后表示将把“鲁庵印泥49号秘方”无偿捐献给国家。
齐白石先生曾长期使用高式熊的印泥,并能保证五十年不走色。

 

3

附图三




印蜕:    四明 (朱文)    柳北野篆刻
柳北野(1912-1986)享年七十四岁。名璋,号芥藏楼主、江南五铁等,出生于宁波一书香之家。早年肄业正风文学院,问业于朱大可、潘兰史、胡朴 安、胡寄尘诸宿老。其后转学持志学院法科,然不息对文艺的孜孜追求。毕业后从事律师职业。工作之余,仍不辍吟咏、临池、治印。并与施蜇存、周汝昌、苏步青、陈从周等时有唱和,刊有《芥藏楼诗抄》和《望海楼词抄》。晚年与苏局仙、田桓、唐炼百等人创办了“上海半江老人诗画社”,被公推为第一任社长。同时,还是上海文史馆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中国韵文学会会员、江南诗词学会副会长。

“周湘云”和“周纯卿”当时在上海滩上属于呼风唤雨的角色。当年在上海租界上属于纳税大户,排名前五和哈同(上海著名地产商、首富,乞丐出身)沙逊等不相伯仲,据当年租界资产统计,周氏家族的资产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为八千万两白银,而周湘云出名是因为他拥有租界“1”号车牌,这与当时世人认为“1”号车牌在上海滩黑社会老大黄金荣或者杜月笙手上的说法是不同的,这是退老当年亲口对我所说,而且他小时候也见过和坐过这车。周纯卿出名是因为当年(上世纪三十年代)玩游艇,他有两艘游艇就停在黄浦江上,我依稀记得退老告诉我的是一艘叫“倚虹”号,当年玩这种闻所未闻的玩意儿,放到如今也算得上是高大上了。

 

4
周湘云住宅



这里顺便值得一提的是周湘云的居所,该居所位于上海青海路44号,现在成了上海岳阳医院的青海路门诊部。当年该居所的建造采用大量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抽水痰盂(不是“抽水马桶”,是“抽水痰盂”!)(我到现在都无法想象这应该是什么形状的)。门房与楼内联络用的电动报话机(不知道和现在的INTERCOM系统有什么不同),煤气供热的热水器(不知道日本的“林内”是否是受到它的启发),隐蔽保险库,最离谱的是三层楼楼房竟然装了电梯,这不是现在,是上世纪的三十年代。

 

6
周湘云住宅(现上海岳阳医院的青海路门诊部)



当时该小楼的造价和上海滩华懋饭店的造价一样,华懋饭店就是现在上海和平饭店的南楼。退老告诉我当年这幢房子像一个博物馆,客厅卧室和餐厅到处陈列着古董,三代(夏商周)的青铜器就有几百件,名人字画、名瓷、石章、碑帖不计其数,青铜器中许多是阮云台、曹秋舫,吴平斋的旧藏,其中一只齐侯罍是周湘云当年花了两百万两白银从吴平斋手上买下,在当时上海滩也传为豪举。字画碑帖类中最负盛名的有唐代虞世南的《汝南公主墓志铭》,唐代怀素的《苦笋贴》,宋米蒂的《向太后挽词》南宋赵子固手卷,元代耶律文正王手卷,元代鲜于伯机手卷,赵孟俯手卷等等,至于四王吴恽之下、石涛、冬心、新罗的作品就更多了。

 

7
附图五



南宋    刘松年    《罗汉图》 日本二玄社本世纪七十年代限量复制品
刘松年(约1155-1218)南宋孝宗、光宗、宁宗三朝的宫廷画家。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因居于清波门,故有刘清波之号,清波门又有一名为“暗门”,所以外号“暗门刘”。
宋孝宗淳熙年间(1174—1189)入为御前画院学生 ,宋光宗绍熙年间(约1190—1194)为画院待诏,宋宁宗时(1195—1224)因进献《耕织图》,得到奖赏,赐予金带。擅画人物、山水,师张训礼(本名张敦礼),而名声盖师,被誉为画院人中“绝品”。
画学李唐,画风笔精墨妙,山水画风格继承董源、巨然,清丽严谨,着色妍丽典雅,常画西湖,多写茂林修竹,在技法上刘松年变李唐的“斧劈皴”为小笔触的“刮铁皴”,山明水秀之西湖胜景;因题材多园林小景,人称“小景山水”。张丑诗云:“西湖风景松年写,秀色于今尚可餐;不似浣花图醉叟,数峰眉黛落齐纨。”所作屋宇,界画工整。兼精人物,所画人物神情生动,衣褶清劲,精妙入微。作品题材广泛。后人把他与李唐、马远、夏圭合称为“南宋四大家”。


隋唐以来,不少画家画过《罗汉图》,宋代更为盛行。画《罗汉图》不是用以供奉礼拜,而是为了赏玩,是把宗教题材世俗化,可以说,这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一大变迁。罗汉像多是耳戴金环,丰颐悬额,隆鼻深目,长眉密髯,服装与配饰具有异域色彩。五代之后,中国画家吸取我国传统人物画风格来画罗汉像,使具有宗教色彩的罗汉中国化。唐代禅宗兴起,主张顿悟,见性成佛,认为世间万物本身自有佛性。禅宗认为,自然界的山川河流、草木花鸟、风雨雷电和人世间百般实相都可以参禅,成为顿悟佛性的机缘。
刘松年的这幅《罗汉图》又名《猿猴献果图》,绢本设色,纵117.2厘米,横56厘米,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他创作此幅《罗汉图》正是受禅宗思想的影响,把佛教壁画中守护在菩萨身边的罗汉,变成游山玩水的世俗僧人。图中前面是一棵历尽沧桑的枯树,树干由下而上呈“s”型,枯树叶已脱尽,只剩下遍体的嶙峋与凌乱的树权。后面是一株枝叶茂盛的阔叶大树,两树中间夹着结满果实的小树。画中的罗汉浓眉高鼻,貌若印度高僧,身着右袒式袈裟双手相交,趴伏在一横斜树枝上,倚树沉思,深情地注视着面前两只温顺的小鹿,表情亲切、温和,流露出世俗的欢乐。罗汉的头部造型准确,虽与全身相比略显大些,但五官刻画细致,具有神韵。树上的两只猿猴居高临下,形态生动、活泼,正在摘熟透的果子。树下一清秀文雅的身侧随侍的小和尚双袖合抱以衣袂承接树上长臂猿所摘之果子,身前尚有二鹿仰观,画面生动。此罗汉脸上满布皱纹,双眉蹙起,神情专注,栩栩如生。全作用笔变化多端,衣纹流畅,罗汉头后的圆光,及三树枝柯掩映,层次分明。全画敷色妍丽,繁缛精美,皆臻绝纱。这种极富生活情趣的描写,不仅表现了人与自然相依相存的亲密关系,也淡化了作品的宗教气氛。
像这样一幅绘画史上的扛鼎之作,一件珍宝,普通普罗大众要能够每日面对赏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获得一窥其绰约风姿的唯一途径可能只能是高端复制品了。能够以这样一件作品来养眼力,是能够达到功力突飞猛进的效果的。

 

8
附图四




《忍冬华馆自用印存》与《稼研庵主自用印蜕》各两册

《忍冬华馆自用印存》是我当年学篆刻时退老亲自将他常用的名家为他篆刻的印章专门为我做了两册印存,每个印蜕下面都由退老亲笔注明篆刻家的名字。封面题签者是钱定一先生。

《稼研庵主自用印蜕》是徐定戡(稼研)先生为帮助我学篆刻,将其所有印章为我制作了一本印蜕。稼研先生民国时期担任上海特别市法庭推事(法官),是杭州望族,晚年移居澳大利亚阿德雷德,该市唐人街的匾额“中华门”即为其题写。

 

9
阿德雷德唐人街匾额“中华门”(徐定戡先生题写)


我前几年听了张瑞根先生对我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中国书画在历史上沿革至今,确实渐渐式微,比如一个画展,满堂当代名家,但中间只要放一幅近代名家的巨制,一下子周围所有的作品都会黯然失色,而满堂近代名家,中间放一幅明清大家巨制又会使得周围所有近代名家黯然失色。”
他这番话的意思并非厚古薄今,他是在故宫潜心闭关二十余年从事书法绘画临摹工作得出的感悟。书法上追晋唐,绘画直取宋元,许多近现代名家成大气候者基本都是取法乎上。很少有人靠临摹同时代人的作品而成为大家的。
因此养眼力,取法乎上,看宋元绘画,看晋唐书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快捷方式,而在真迹不可得的情况下,这类高真仿品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范本或途径。

 

10
阿德雷德唐人街匾额“中华门”(徐定戡先生题写)


日本二玄社当年订制柯达公司特制胶片来复制这批作品确实对中华文明的保护和传承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在这一点上,日本人是有功劳的。只可惜这两大公司一个已经倒闭,一个也陷入摇摇欲坠的境地,而当年二玄社在七十年代复制的限量版书画现在竟然也进入了拍卖行的拍卖单上,有的甚至假冒真迹出售。对此类似印刷品笔者教大家一个小方法即可辨识,将作品放在60倍放大镜下观看,印刷品显现出来的是“点”,而不是“线”。我在鉴定中确实见过有土豪以上百千万的价格去买印刷品的。(见附图六)

 

 

11
附图六



北宋    李安忠        丰稔图        (此为珂罗版限量复制品)
溥儒(1896-1963)题诗堂:宋李安忠丰稔图真迹,妙品上上。李安忠,宣和画院成忠郎,绍兴间赐金带。工花鸟走兽,差高于迪。尤工捉勒、山水,传世真迹殊为罕觏。此图作秋重穗,一雀啄粒,波石溪水,四鹑栖息。一翘首仰望,作羡食状;一俯视曲水,怡然自得。其二反首互语,啧啧若有声。精神如活,生趣盎然。而赋色雄秀,笔法古朴,直可上追黄赵,迥非宋以后所可企及。平生所见安忠真迹凡三:一双鹑,旧藏御府;一鹌鹑图,为东邦根津清山庄藏物。今此帧写太平景象,布局清新,寓意颂祷,不仅尽写生之能事而已。故题为丰稔图。上左有宋内府图书印,四周项子京及其它藏印凡八,足征流传有绪,可不宝旃。岁在乙未(1955年)夏五月东游日本江户,得见名迹,真宋画之精者。以真书题记,用志墨缘。西山逸士溥儒。

钤印:溥儒、心畬、明夷

著录:《域外所藏中国古画集之四—宋画》(4辑)44页,郑振铎编。(据大正十五年(1926)日本京都博物馆特别展览《支那花鸟画册》)


眼力的养成远不是看一两幅古画真迹或者碑帖就可以的了,一定要多看,勤看,看后要思索,要有“明师”指点,明白好在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