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剛剛開始搞收藏的玩家經常會問我, 買什麼樣的藏品才會保值。怎麼樣避免買到贗品 (俗話也叫「打眼」)?



對於第一個問題, 就如我在許多場合多次講到, 對傳統文玩的收藏絕對不應該考慮其價值。文玩是「玩」的, 是玩具, 是調節或者陶冶心情的東西。有誰見過孩子的玩具玩了多少年以後會是增值的?現在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比如一些什麼芭比娃娃之類的都打上限量版的標籤。購買者買來後為了「保值」,連包裝都不願意打開, 因為打開以後就沒有收藏價值了,這不知道是什麼邏輯。 玩具就是拿來玩的,文玩也是拿來 「玩」的。在玩的時候去理解其文化價值,獲得知識,這纔是文玩的真正意義。而文玩不應該講 「收藏」,不是「收」了以後「藏」起來, 是拿到手以後的時刻把玩。



以前補白大王鄭逸梅(附图一)喜歡玩扇子。 一到夏天每天一把扇子, 天天 不同。 每柄扇子正面是名家繪畫,背面是名家書法。每柄扇子的扇骨的材質稀奇古怪, 有玳琩有象牙,有湘妃竹有白玉,扇骨上的雕刻也非常精緻。每柄扇子拿到現在至少也要幾百萬,但在當時就是拿在手上「玩」的,還給我們這些「小赤佬」拿去東扇一下西扇一下。空的時候還會給我們講講扇子上面作畫寫字的人是誰,有些什麼有趣的故事。一個夏天下來, 無異是學了一部近代書畫藝術史。這樣的文化即便本身是沒有價值的,買來後能夠增長知識,調節心情,這就是文玩最主要的功用。
 
1
 
                                                                                                          附图一 鄭逸梅






以前的文玩本來就是吃飽了飯沒有事幹的士大夫用來消磨時間的。一幅畫,一幅字寫的就是情趣, 情趣的背後是文化是交情。



現代人若真喜歡文玩,首先要放棄的就是「收藏」的心情。衹要看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從中能夠學到知識,而自己的經濟條件又能夠承受得起,在這樣的前提下就可以買。




如果真的要靠文玩收藏來賺錢,說實話如果真的以賺錢為目的,還不如看幾本炒期貨和股票的書去做股票和期貨來錢更快。文玩的「收藏」所需要的知識量和經驗遠比弄懂股票和期貨要難的多。而且文玩的種類太多, 是小眾的東西。懂書畫的不一定懂瓷器,懂瓷器的不一定懂玉器,懂玉器的不一定懂青銅器。就單單書畫這一類別,懂近代的不一定懂古代的,懂古代的不一定懂現代的,很少有真正的權威能夠懂所有的類別。倘若萬一有這樣的 「全懂」的權威,那一定是「西貝」「貨」。而期貨和股票的知識是帶著普遍規律性的, 學會掌握後在大部分的股市都可以賺錢。因此我經常對那些想靠文玩「賺錢」的「收藏家」說, 要賺錢, 文玩的難度更高。




明白了這個道理的話, 真正走入了文玩的正途,即使買了一個現代的工藝品,衹要自己喜歡也無傷大雅。在「玩」文玩的過程中慢慢積累知識,慢慢琢磨品味。而這積累琢磨品味的過程就是文玩最初「玩」的目的。在知識增加,品味高了以後,必然眼光會高,會進入更高的層次和殿堂。




2


                                                                                              附图二  任伯年作品
 






在這個前提下再買到贗品或者打眼也不會太傷心。在眾多的層次較高的玩家中,有哪個沒有買到過贗品打過眼的?如果沒有,衹能說明這個玩家要麼是神,要麼就沒有買過文玩。



我以前和一些老先生做侍從,陪他們去古玩市場,最早的心態是好奇,買到東西後希望聽老先生講是什麼東西。當時周退密先生還住在復興中路的時候我經常陪他去東台路古玩市場。有時候退老會買一些作假的古玉,告訴我玉作假的方式 (退老曾經寫過《玉鑒》)。這個時候買贗品也是 「玩」。我現在也買一些贗品,在做講座的時候讓觀眾看,這其實本身也是「玩」。贗品也可以「玩」也可以買。




有一個時期,我走火入魔。對文玩理解的程度偏向於「錢」而不注重其的「玩」。在這樣的前提下就會「打眼」。這是被一葉障目,心魔所困。「打眼」的感覺和滋味確實不好受。一旦發現「打眼」後甚至沒有勇氣會去再看 「打眼貨」一眼。這種感覺要好多年以後才會淡下來,然後會在再看這堆 「打眼貨」的時候發現怎麼當時這麼大的破綻都沒看出來。




3



                                                                                                     附图三 吴湖帆作品






其實現在回頭看, 這都是「錢」在作怪。「保值」「陞值」甚至是「撿漏」的心在作祟。當心情回歸自然,回歸到「玩」,這樣「打眼」的情況就會減少。即使打一次眼,心境也會和以前完全不同。因為被騙, 被高手騙,其實這本身也是「玩」的一個部分。就如同玩遊戲,哪有玩家一直贏的?!



玩本身是愉快的事情。因為「打眼」而傷肝氣,肝氣鬱結難免傷身。這和文玩的本身或者大道是相背而馳的。因此「玩」的心態一定要掌握好。



其實在文化圈,贗品的概念是极其含糊的。我舉幾次親身經歷的案例來寬慰一下「打眼」買了贗品的玩家的心。





4


                                                                                                附图四 吳子琛作品





若干年前,我在中國一所學校做客座老師,教一些在職的研究生法律方面的知識。師生閑時聊天,有學生知道我對近代書畫還算知道一些。其時正好有一個學生在警務部門工作, 他們受到台灣一個大佬的委託在核查一個有關文化的案件。案件的起因是這位大佬在一次拍賣會上买到了一幅任伯年的畫作,這幅畫作拿到台灣以後給台灣許多專家鑒定,有的專家說真,有的專家說假。寫到此處可能有讀者會問拍賣會怎麼可能會出贗品。各位讀者,倘若各位仔細閱讀拍賣會的細則會發現,沒有一處地方會標明拍賣商會對藏品的真實性負責,即使是世界頂級的拍賣商。我曾經在看了一家中國知名拍賣商的一次春季近代書畫拍賣後和該部門經理有過一次交談,認為真品已經達到了70%。這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個數字了。 在許多拍賣目錄上,會標明「XX款」。比如任伯年(附图二)的畫會標「任伯年款」。這不說明任何問題,只說明這幅畫的落款是「任伯年」。因此可以是一個叫「任伯年」的美國人畫的,也可以是任何一個畫家在畫了這幅畫以後落的款是「任伯年」。



當時這幅畫作品的問題在與這幅畫是絹本,是繪在絹上的。 有人用放大鏡看後發現這個絹的製作工藝是現代的,也就是說晚清的畫家是不可能在現代的絹上繪畫的。而認為這幅畫作對的專家是從筆法和用墨以及印章印泥色澤和顏料來判斷是舊東西, 否則不可能這麼「真」。



我當時也是玩心大盛,於是把這個活攬了下來。 當我看見這幅「任氏原作」的時候我基本上知道是誰的手筆了。



有一位畫家,被譽為中國臨摹大師。他臨摹過許多故宮真跡。現在許多博物館展上的「真跡」其實是出自他手。比如《清明上河圖》, 《韓熙載夜宴圖》都是他的手筆。他潛心故宮幾十年,就是對真跡进行臨摹和修補。通常一副比較複雜和尺幅大的真跡的臨摹需要好幾個月。以這樣的功力,臨一幅任伯年的畫作那豈不是小菜一碟。但他的所有的臨摹作品在左下角一定會有一方印章,說明是臨摹作品。他曾經為我臨摹宋徽宗的瘦金體,不僅形似而且神似。摹本上的十三方圖章中的十二方全部是故宮現藏的古旧印章加蓋。而他用的墨和印泥全部都是乾隆墨和乾隆時期的印泥。所以墨色的潤澤度,印泥的色澤的沉穩一看就是「老東西」。除去十二方 印章外,剩下的一方就是他的「臨摹圖章」,作為押角印章盖在作品的左下角。






5


                                                                                         附图五 吴待秋作品





再看「任氏原作」,左下角的絹有織補的痕跡,不仔細還看不出來。我用了刑事鑒定專家李昌鈺先生親手送給我的看刑事犯罪現象的高倍放大鏡和藍光燈才看出織補的痕跡。很明顯,原作的左下角的那枚標明是臨摹品的印章被挖補了。然後被當做是真跡送到了拍賣行拍賣。而臨摹品的筆法老辣,用的墨色,印泥,顏料(全都是礦物質顏料),唯一不對的是絹。這批絹我知道是該畫家專門到湖州絲織廠去定做的現代東西。



我把其中的來龍去脈和台灣方面的藏家講了,藏家提出要見見該位臨摹大師,我後來促成了他們的會面。該藏家還請這位臨摹大師畫了許多作品。



倘若有人購到這樣的「贗品」, 其實該作品的藝術造詣和功力都是值得收藏和把玩的,即使偶爾「打眼」也不是很大的損失。這類贗品本身就有非常高的藝術價值。当然这类作品不应该以原作真迹的价格来收藏。



喜歡書畫的人都知道,張大千早年出道仿石濤畫作。從現在看來,張大千有些仿石濤的作品非但不比石濤遜色,有的還超越石濤。這類「贗品」就很難說到底是「贗品」還是原作藝術成就高了。



如果以上兩類至少還可以名正言順地作為「贗品」的話,那麼有些東西真的就很難說到底算不算「贗品」了。



我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在一位大畫家中幫他午睡過後打打雜。這段時間往往會有一些他的弟子上門請教。有一位他的弟子完全按老師的筆法筆意繪製了一幅圖,請他老師品題。這位大師本身也是不拘一格不落俗套的性格,他看後哈哈大笑說:「不錯不錯,比我畫的還要好。」一落筆用自己的瘦金體落了他自己的款,還補了一首詩。



這幅畫算「贗品」嗎?後來在這位大師去世後的幾個大展中都有這幅畫出現。有的評論家還將這作品評為大師的晚年力作。這算「贗品」嗎?



上面講了不能講名字的大師的「贗品」。再來講兩個可以講名字大師的作品。





6


                                                                                             附图六 馮超然作品一





上海近代出了「三吳一馮」。「三吳」是吳湖帆(附图三),吳子琛(附图四),吳待秋(附图五)。「一馮」是馮超然(附图六、七)。「三吳一馮」中的吳待秋在對畫的題材,尺幅等上面比較「計較」。





7


                                                                                                   附图七 馮超然作品二





說「計較」的意思是在繪畫界或者書法界,賣字畫的名家通常有「潤格」。「潤」的意思也就是「潤潤筆」,給毛筆沾墨的意思。



比如大家都熟知的齊白石(附图八)的潤格中有「常用名印,每字三金,石尺以漢尺為度,石大照加,石小二分,字若黍粒,每字十金」以及「花卉加蟲鳥,每一隻加10元,藤蘿加蜜蜂,每隻加20元。」也就是說「普通的姓名圖章,每個字三元, 刻印章的石頭的大小的度量單位是以漢尺。石頭大了要加價錢,石頭小了字像玉米粒一樣的話,每個字是十元」而「畫花卉加蟲鳥是加一隻蟲鳥就加10元,而畫藤蘿和蜜蜂更加貴。」





8


                                                                                                    附图八 齐白石作品




因此許多名家在畫什麼題材,寫什麼字,刻什麼圖章價格都不同。通常人物會貴過山水,山水貴過花鳥,工筆貴過寫意。當然有些畫家畫某一題材出名,該題材會特別貴。比如黃胄的毛驢(附图九),李可染的牛(附图十),應野平的山水(附图十一)。 而書法通常篆書貴於隸書,楷書貴於行書。篆刻也是如此的。通常大的印章花力氣多,因此價格會貴。而小的(指特別小的)因為名家到晚年通常都是目力不濟,因此小字會特別貴。篆刻有時鳥蟲篆因為複雜,會貴一些。





9


                                                                                                         附图九 黃胄作品




在許多名家中有的好說話,有的不好說話。比如我請一位畫家畫人物, 要按人物的價格給,如果人物畫的是佛或是羅漢,通常還要加兩成。(因為在要求畫佛像的時候要求心靜,有的畫家還要沐手焚香,現在一爐好香也不太容易找。)但好說話的畫家一般就不加這點錢,而上文說的吳待秋, 齊白石就是屬於比較「計較」的畫家。他們的計較有時候也是不得以而為之,因為他們本來就是靠書畫謀生,(不像吳湖帆,靠收藏和祖上的家業就可以衣食無憂)一旦有了名氣後求畫者絡繹不絕。而年邁力衰,這裡主要說的是精力衰退且目力不濟,因此他們會用抬價來擋掉一些求畫者。





10

                                                                                                  附图十 李可染作品





吳待秋的畫作通常「設色」(有顏色)的加兩成。當時有人把吳的畫作買到手後再加上顏色去賺這20%的差價。因此吳待秋發現後專門在「設色」的畫作上蓋專門的印章來防止類似事件發生。



在這之前,吳待秋的作品被吳湖帆加了顏色以後賣出,為此雙吳反目,那麼吳湖帆給吳待秋上色的畫作是否算「贗品」,吳湖帆的藝術成就遠遠大於吳待秋。





11


                                                                                             附图十一  應野平作品





這裡要說明的是吳湖帆當時加上顏色不是為賺這兩成的錢。當時吳湖帆也是受人之託,代向吳待秋拿畫, (這種情況至今也非常常见。主要是因為這些名家通常相互比較熟悉,而書畫,尤其是名家書畫隨意性很大。尤其是應酬作品,如是寫意作品的畫兩三筆就可以完成。所以請名家轉托,畫的人通常會精心一些。)畫拿到手,發現沒有上色,是水墨,要吳待秋加顏色。吳待秋說要再加兩成,可能這是吳湖帆已經告訴下家價格,再加兩成的話再開口不太好意思。而且吳湖帆本身就是做這行的,所以就代為加了顏色。吳待秋發現後以為吳湖帆「吃」了這兩成,所以不高兴以致反目成仇 。這也是金錢蒙蔽了心,把友情毀掉的例子。在書畫界,熱衷金錢的人不少,但這些人都不會成為頂級的殿堂級的大師。





12


                                                                       附图十二 陈茗屋金文书法作品上联 少舌不生闲气



13



                                                                      附图十三 陈茗屋金文书法作品下联 静修可以永年





再講一個篆刻家的例子。陳茗屋先生(附图十二、十三、十四、十五)是錢君匋先生(附图十六、十七)的弟子,是在五十年代開始跟錢君匋先生習字學篆刻的高足。陳茗屋先生的藝術成就我會在另篇中詳細說,我只舉一個陳茗屋先生親口對我說的一個例子。




14



                                                                            附图十四 陈茗屋为笔者制四方印章





錢君匋老師年邁後因為白內障,所以後期的印章大多由學生代勞。吳昌硕(附图十八)晚年後也是同樣。





15


                                                                             附图十五 陈茗屋为笔者制 甲骨文 听雪 闲章





一次,錢君匋先生的大公子在八十年代初赴美留學。在去美領館簽證的前一天。錢君匋先生當時不在上海,他專門打電話給陳茗屋先生讓他替自己選石頭並刻一方印章送給明天簽證的官員何大偉領事,(何領事是美國人,有中文名字,他的妻子王嬌是中國人),印章的留款是钱君匋而不是陳茗屋,那麼這顆印章是否能算「贗品」。




16


                                                                                                   附图十六  錢君匋作品





平心而論,錢君匋先生的印章除邊款外,其成就並不一定高于陳茗屋先生。如果當時的那枚印章是金文的話(陳茗屋先生被譽為古今金文高手),那麼這枚印章是「贗品」嗎?






17

                                                                                                        附图十七 錢君匋作品





從字面上來講,凡是不是真的書畫家篆刻家用自己的名字亲自所作的作品都應該稱為「贗品」。但如果我們把文玩拿來「玩」,看作品的目的純粹是學知識,陶冶心情。這時是否是「贗品」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18


                                                                                              附图十八 吳昌硕作品




不要把文玩和錢掛鉤。文玩講的就是雅,清,靜。如果讓銅臭來玷污這塊聖地,文玩就喪失了其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