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对我“国货”一文中提及的国货要走高价高质的循环颇不以为然,认为国货之所以占领大量国际市场,还是由于低价的缘故。我想就油漆刷子事件,再谈些我的看法。

        油漆刷子再澳洲低价销售,导致了澳洲三家油漆刷子制造商联合对中国油漆刷子供应商提起反倾销诉讼。根据《关贸协定》中的反倾销条款,澳洲供应商认为中国漆刷在澳洲大量低价销售,已对澳洲漆刷制造工业产生危害,所以诉诸法庭请求中国漆刷倾销。经过旷持日久的诉讼,法庭裁决中国漆刷倾销不成立,但中国漆刷供应商和澳洲供应商达成协议,不以低于某一价格在澳洲进行销售。这一裁决等于各打五十大板,而中国漆刷因多销而得的薄利也在诉讼中丧失殆尽。

        就“关贸协定”而言,类似案例四十余件,由于案例的匮乏导致辩护和判决的变性极大。尤其是中国被认为是非市场经济国家,在诉讼裁决中法庭对中国制造商所提供的制造成本不予理会,而将中国和其它一个他们认为经济增长程度相近的国家进行比照,由该比照国所生产的油漆刷子所产生的成本得出中国制造油漆刷子的成本。这种比照偏差较大,而且是极不科学的,但目前,这是唯一的途径。

        由于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经济,如中国这类社会主义国家在国际市场上进行低价销售的商品,都会被看成是倾销或补贴的结果,提出反倾销和反补贴的诉讼,又因为补贴的计算无统一衡量尺度,难以得出一致的结论,所以以反倾销进行起诉。他们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廉价劳动力是矢口否认的,虽然他们与此同时在社会主义国家开设企业,以廉价劳动力作为资本和利润剧增的一种手段。在这类情况下,低价倾销的做法就很值得思考了。

        PERCY MARK是澳洲极著名的手工制造珠宝经销商,他们的经销店经常门可罗雀,但是他们的高价政策使得这一企业经久不衰,而且名声显赫。实际上手工加工的珠宝并非一定比机器加工的好,有些精加工反而是手工操作所达不到的,他们只不过是巧妙利用了消费者的心里而已。推销不仅是一种手段,而是一门艺术,我看我们国家的一些海外经销者,应该认识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