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最怕宴会,尤其是陌生人较多的宴会。首先参加宴会难免舟车劳顿,一番辛苦赶到席上,不是大汗淋漓就是腰膝酸软,食欲全无,即便一路顺风,到了席上那硬邦邦的的衬领加上犹如死结的领带结头,紧紧卡住咽喉要道,虽有山珍海味,也难以下咽。其次还要此起彼伏,脸带微笑,应付敬过来的一只只形状不同,颜色各异的酒杯,勉强支撑过去后,还要将自己的酒杯,一次次送到各色人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物鼻尖底下,仿佛不如此便显示不出宴会的大场面。除此之外,还要时不时提防雪白的袖口浸到酱油碟子中去或跑堂上菜的汤汁一路飞洒,在为撑门面而借来的西服上留下一丝记忆。

在我看来,若社交为主,以香茗一壶为佳;若以吃为主,那么宴会就实在有点暴殄天物了。

食讲究色、香、味、精、气、神。品尝佳肴时,应意念贯一,气息集中,周围环境和主菜的色调搭配,气味的发散以致上菜的步法身段都是完成一幅佳作不可缺少的部分。食,也有以气氛为先而味为后的,那么走进一家小馆,听锅铲当当乱响,跑堂一高一低的吆喝,几杯陈酒下肚,朦胧中嘈杂声由近而远,从清变浊,熏熏然乘意而归,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宴会上,则要时时保持高度的警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错过了从胳肢窝低下递过来的名片,没有接肩膀后漾着酒的酒杯都是一种失礼,至于一时朦胧,多灌几钟黄汤而失言乱语,就简直形同畜生了。

西装裤的皮带横在当中,将好端端一个活人一截为二,胃和肠彼此天各一方,胃满而肠饥就难免弄出病来。长衫的好处,在宴会中也就显现出来了。不过如此国粹,很易引人注目,如真的穿将起来跑去赴宴,那么很可能成为动物园中表演吃香蕉会剥皮的猴子,此时万众瞩目,粉墨登场,即便饥肠辘辘,尊驾也难以下咽,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矣。

宴会之中,各方诸侯自然发表高论,此刻面对满桌珍肴,香气扑鼻,自然将馋虫勾将出来。口水长流,腹中空鸣,好不容易捱到高论结束,刚待起筷,风卷残云一番,却不想那端平地杀出一路诸侯,想再补充几点,且望不吝赐教。

罢、罢、罢、先下楼买个烧饼治治饿病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