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法律沈寒冰律师文章:运气。看完《霸王别姬》,不经暗暗喝了声彩。在新五代导演中,人们一致认为陈凯歌功力最深张艺谋运气最好。果不其然,由《老井》开始张艺谋一炮而红,《红高梁》在西柏林得了个“金熊”,以后又一发不而可收拾,几乎开创个张艺谋电影时代。而普遍被人们看好得陈凯歌,则出师不利,首仗以《孩子王》换“金闹钟”而告终。

《别姬》中的霸王,运气也不好,以数倍于汉王的兵力却被击败,最后在乌江自刎了事。可见运气是多么的重要。

张国荣的程蝶衣,演来惟妙惟肖,我想即便梅、尚、程、荀在世,亲自演来,也未必有这境界。不过戏中唯一令人不块的,便是女角的演技。整部戏中,只有后半部分才能稍使人接受,这主要是菊仙又恢复了劳动人民的本色以及戏份不多的缘故。前半部分,尤其是花满楼中的一段闹戏,只能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八大胡同,是北平名妓楼会聚之处,其档子比上海滩四马路的长三堂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作为一个名妓,在当时光靠容貌是不行的,必须得琴、棋、书、画样样俱精,言谈举止雍容大方,这也是为什么以前长三堂子中称名妓为先生的一个原因。《别姬》中的菊仙,活脱脱一个陕北大嫂的形象。不过这位大嫂红得发紫,你奈她何?此造化也,运气也。

名丑艾世菊,小生叶少兰,均是各自行当中顶尖之高手,叶少兰最盛之时,也不过挂个二牌,只有《群英会》时才能一露峥嵘。艾世菊最红之时也只得三牌,难道是他们的艺术不及头牌角儿吗?非也,实因为梨园无此先例矣。一入生,丑二行,纵此与头牌无缘。这不也是运气在作弄人吗?

还有一个更好的例子,谢晋导演是行业中的老行尊,但至今为止,除和国际电影B类大奖发生过几次关系外,和五个A类大奖无缘,是他本事不济乎?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是千真万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