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法律沈寒冰律师文章责任近来坊间出版的中文报刊很多,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尤其是许多作者,编辑以前均是行家里手,所以刊物的总体水平是很高的。不过唯一不足的是校对问题。

        许多文章,不只是漏字,而是漏行,更有甚者,还有漏段。张之圣教授的一篇文章刊登后,竟漏掉一千多字的一个自然段。

        我曾经对一个朋友说,我们这儿的出版物,有时连国内出版物的大样都比不上,每次我有文章登出,总有些提心吊胆,事实上,这种担心并非过分,有时错得实在有些离谱和过分。

        记得当时吴绍烈先生为上海古籍出版社编《春江新诗》时,从原稿到发排要七校,即使经过七校,还会有许多遗漏,不过经过七校后,基本上排除重大编排错误了,至于校对古籍,那更是要经过几十关。

        当然,一张报纸或一张杂志,不可能做的如此繁琐和细致,但总不能有“漏行”的事经常发生吧。一张好的报纸或一份好的杂志,一批好校对者起了很大的作用。

   其实想说的是编辑的责任心。前几个月有位报纸的编辑来向我约稿,稿子奉上后久无音讯,还是后来朋友告诉我有篇文章登出来了才知道。用了一篇,另外一篇仍然毫无音讯,而当时这位编辑所说的稿费,至今也无下落。好在履冰斋闲人还不等这几个钱买米下锅,否则可能至流落街头的下场。几个月后,恰逢那位编辑老爷,言谈之中似乎早将约稿之事扔到爪洼国中去了,而人为了这区区几块钱,实在也拉不开脸。不过心想,你既然吃这行饭,就该守这行的规矩。闲人也客串过编辑,虽说本性一贯自由散漫,无组织无纪律,可也从未弄出这等事来。

   又想起前文所说的吴绍烈先生来,他编辑《江河集》的时,连作者的原稿都整理地清清楚楚。和上面这位编辑老爷相比,真是有天壤之别。

   这不仅是种品德,更主要的还是种责任。